有料公司丨走出小米“舒適圈”,雲米有點難

2021-01-13 08:11 來源: 中國家電網  賈瓊 

  截至美東時間1月11日收盤,雲米科技股價報收5.53美元/每股,較2018年的發行價下跌38.6%,較2019年4月30日的最高價15.84美元跌去65.1%;總市值僅為3.84億美元,與初上市約6.29億美元的市值相比,已降了大半。邁入資本市場兩年多以來,雲米“去小米化”進程逐漸加快,但由此引發的後遺症也開始逐漸顯現。

  去小米化 漸失高增速

  雲米最早成名於小米淨水器,而後朝“全屋智能家電”方向拓展。近兩年,隨着家電成為小米IoT業務擴張的重要方向,作為小米生態鏈公司中涉足家電品類最多的企業,雲米科技成為小米家電業務擴張中的主要受益者之一。

  中國家電網記者查詢瞭解,目前小米商城在售的淨水器、冰箱、燃氣灶、煙灶套裝等均為小米與雲米合作產品,甚至2019年8月小米推出的米家品牌掃拖一體機產品也來自雲米,而非此前一直合作的供應商石頭科技。依託於小米渠道、供應鏈等方面支持,加上雲米自有品牌產品銷售推動,過去幾年,雲米科技業績實現高速增長。

  財報數據顯示,2017-2019年,雲米科技實現營收分別為8.732億元、25.612億元和46.475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79.4%、193.3%和81.5%。對比可以發現,雲米科技近幾年營收一路暴漲,但增速明顯放緩,尤其2019年的營收增速更是不足前兩年的一半。到疫情形勢逐漸穩定向好的2020年第三季度,雲米科技實現營收14.86億元,同比增長39%,增速進一步放緩,該季度雲米科技淨利潤為0.57億元,相較於上年同期的0.84億元,同比下滑幅度為32.14%。

  論及增速下滑的原因,除了市場競爭愈發激烈之外,與雲米“去小米化”所引發的併發症是脱不開關係的。近兩年,我們看到包括雲米、華米、石頭科技等頭部位置小米生態鏈企業在逐步發展小有規模並邁上資本市場台階後,都嘗試着“去小米化”這一痛苦又充滿危險的過程。

  從雲米來看,為降低對小米渠道的依賴,雲米科技逐步縮減自有品牌在小米渠道的比例,2017-2019年,雲米科技向小米出售產品的營收佔比從84.7%降至45.4%。伴隨而來的,在拓展自家品牌推廣所產生的不斷攀升的運營成本中,雲米科技毛利率開始不斷走低,2017-2019年,該公司的毛利率分別為31.5%、28.0%、23.3%。到2020年第三季度,雲米科技毛利率為17.1%,相比上年同期降低5.2個百分點。如果説小米硬件產品毛利率低尚有互聯網服務的高毛利可以作為補充,那麼雲米在缺失互聯網服務的情況下,毛利率較高的消費品又佔比過低,有分析認為其利潤承壓或成常態。

  “雲米科技毛利率回落與雲米目前擴品類的經營策略較為相關”,根據中信建投分析,雲米科技大力擴寬SKU矩陣,以求覆蓋更多的使用場景和價格範圍,新品較低的毛利率對雲米整體毛利率造成一定壓力。而基於此,另有中金公司更是將雲米2020年非GAAP(美國會計通用準則)淨利潤預測下調59%至2.21億元,該預測值較雲米2019年非GAAP淨利潤下滑34%。

  技術驅動弱 如何扛起5GIoT大旗?

  家電行業的利潤空間不高已經成為普遍的事實。而相比於國內頭部家電企業,雲米科技的產品溢價能力還處於較弱的位置。記者根據相關企業財報數據計算,到今年三季度,美的集團的淨利潤率已提升到10%左右,格力電器的淨利潤率也在10%以上。但云米科技三季度的淨利潤率卻僅為3.8%,大幅落後於美的、格力等家電企業。

  “過低的利潤率會導致資本市場對這家企業發展前景的看衰,尤其是海外投資者”,有家電行業分析人士表示,海外資本對製造企業最看中的就是利潤率,盈利能力弱的話,資本市場不會給予一家企業太高的估值。

  於雲米而言,增收不增利,僅是其在“去小米化”過程中所引發的併發症之一。為了搶佔用户,爭奪市場份額,營銷費用的高昂支出也是必不可少的。根據雲米第三季度財報數據顯示,雲米科技整體運營開支為2.264億元,與上年同期的1.692億元相比增長33.8%。其中,銷售和營銷開支為1.522億元,同比增長34.2%,佔總營收比例為10.2%。與之相對的是,雲米的研發費用卻佔比較低,該季度季度雲米研發費用為5270萬元,佔總營收的比重僅為3.6%,遠低於營銷費用。而這種發展趨勢在近幾年雲米的財報中均有明確體現。

  2017-2019年間,雲米科技的銷售與營銷支出分別為9529.6萬元、3.796億元、5.292億元,佔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0.9%、14.8%和11.4%。同期,雲米的研發費用分別為6074.9萬元、1.242億、2.049億元,佔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9%、4.8%和4.4%,研發費用逐年降低,甚至不足營銷費用的三分之一。

  而云米一直定位為“專注於智能家電研發、製造、銷售的全屋互聯網家電企業”,據記者瞭解,科創板上市的企業中,研發佔營收比例一般均在20%上下。作為一家科技企業,雲米的研發費用佔比目前甚至不足5%,僅從這一點來説,雲米並非為技術驅動的科技公司,引用外界説法,在研發費用遭遇跌崖式下跌卻銷售費用直線上升的背景下,雲米更像是“靠營銷堆起來的互聯網家電廠商,而不是技術驅動,擅長講故事、玩包裝”,與其宣稱的企業定位存在明顯出入。

  當研發投入“不給力”,產品出現問題也就可以預料,從2018年開始,便有媒體爆料,雲米的部分家電存在質量堪憂和智能功能雞肋的問題。例如,其智能洗衣機所搭載的智能語音,必須要湊到麥克風去才能識別語音,而且存在識別率過低問題。除此之外,雲米大家電多次被爆出如冰箱不製冷、洗衣機噪聲大、故障率過高等質量問題。去年3月份,有網友更是在今日頭條發文《雲米煙機質量問題,XX賣家不管,雲米400不管,踢來踢去踢皮球》,稱自己購買雲米冰箱和油煙機一個月後,冰箱冷凍室結冰、冷藏室不製冷,而且雲米冰箱和油煙機也從一開始的相互連接控制變成無法連接,致電客服沒有任何結果。自詡智能技術為其核心競爭力,卻無法在智能化上建立領先優勢,硬件產品上也並未如傳統家電企業一般構築起競爭壁壘,難免會被外界質疑所謂的互聯網家電更像是營銷噱頭。

  去年5月,雲米科技推出5GIoT戰略及戰略新品-21Face互動智慧屏,同時不斷豐富旗下產品品類,在去年下半年陸續推出5GIoT路由器、5GIoT超級開關、5GIoT大屏冰箱、AI智目洗衣機、AI新風速烘的新風洗烘一體機等新品,構建“5G+IoT+AI”的矩陣式產品組合,意在打造完整的5G IoT家庭智能化的生態。

  當下,中國家電行業已進入存量主導的更新換代時期,這樣的背景形勢下,5G、IoT以及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日益成熟,加上行業既有市場更新換代機遇的來臨,全屋智能場景化應用確實成為家電行業增長的新驅動力。據中怡康數據預測,2020年,生活電器、廚房電器的智能化率將分別達到28%和25%,智能家電未來4-5年將累計帶來1.5萬億元的市場需求。

  在該領域,傳統家電企業也一直在向科技型集團轉型,如海爾近年來一直高舉智慧家庭大旗,加速向物聯網生態企業轉型。美的成立了IoT事業部,並且制定了“全面數字化、全面智能化”的戰略目標,定下了3年內智能家居服務覆蓋1億家庭的宏偉目標。傳統家電企業之外,跨界而來的雲米昔日深度合作伙伴小米,近兩年更是將家電作為其IoT業務擴張重要方向,截止2020年9月30日,小米AIoT平台已連接的IoT設備(不包括智能手機及筆記本計算機)數量達到2.89億台。不願放過5G物聯網這塊巨大蛋糕的華為在入局智能家居領域以來,華為HiLink生態已經積累了5000多萬用户、接入100多個品類、覆蓋1000多個型號,IoT連接設備總出貨量超過1.5億。

  通往5GIoT道路上,這些巨頭們擁有充足的資金和領先的技術,還有相對完善的服務和售後體系,並且有一定的用户儲備,相比之下,沒有硬件支撐,也沒有用户積累,以較少研發費用撬動眾多品類的雲米,又能有幾成勝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