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已無可執行財產償債 FF能否助其翻盤?

2021-01-14 15:19 來源:  AI財經社  吳傲寒 李逗 

  從2017年7月6日辭去樂視網董事長至今,賈躍亭在美國已經足足待了三年半。三年半的時間裏,他不再活躍於公眾舞台,但這並不影響外界對他的關注。

  1月11日,“賈躍亭、甘薇3000多萬房產被強制拍賣還款”的消息衝上微博熱搜。據裁判文書網顯示,1月8日,賈躍亭、甘薇等新增一份執行文書,其中提到,要求被執行人甘薇、賈躍亭和相關公司履行對招商銀行上海川北支行4.9億元的還款義務。

  回望賈躍亭的破產人生,不禁令人唏噓。2015年樂視股價曾一度創下179.03元高值紀錄,2016年樂視陷入債務危機,2017年揹負鉅額債務出逃美國,2020年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淪為FF的“打工人”。在這場破碎的人生裏,押注FF汽車的成功,成為他翻盤的唯一底牌。

  3000萬房產拍賣不抵鉅額債務

  根據裁定書顯示,被執行人甘薇、賈躍亭已經通過房產拍賣變價發還申請執行人合計3048萬元。

  被拍賣的這兩套房產,均是位於北京的兩棟豪宅。其中一套,是位於北京市朝陽區辛莊一街的一套建面近200平方米的房產、車位。這套房子位於北京市朝陽區泛海國際蘭海園,曾被外界稱為東四環的闊景豪宅,二手房價格高達每平方米11萬~13萬元不等。

  2020年8月底,上述房產在阿里拍賣平台開拍,歷經102次競價,最終以2420萬元成交,高於市場評估價的2206萬元。

  另一套房產位於北京市朝陽區雙花園。2020年8月27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2020)京03執恢193號的債權人Z公司對賈躍亭名下位於北京市朝陽區XX花園南里二區XX號樓XX層XX單元XX室房產,拍賣變價款1088萬元申請參與分配。

  不過,儘管已經有了3000多萬元的強制拍賣款,甘薇、賈躍亭和相關公司等仍需償還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4.67億元欠款。

  在鉅額的債務面前,兩大豪宅的拍賣依舊是杯水車薪。由於債務關係的複雜,賈躍亭所欠債務數額並不確切。2020年5月21日,賈躍亭線上債權人大會召開,宣佈其債務本金淨額達29.6億美元(約為人民幣210億元)。

  根據賈躍亭此前提交破產申請文件,其個人資產總額為14.17億美元(約合人民幣近100億元),逾99%是金融資產,還有不動產以及一些私人物品,未凍結存款總額約合人民幣77.8萬元。其中國內房產三套:兩套在北京,一套在浙江慈溪。三套房產總價值達477.4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357.6萬元。北京的兩套已經被拍賣,浙江慈溪的那套正處在法拍中,此外還有一隻價值704美元的貴賓犬。

  從賈躍亭等被執行人的資產情況來看,已經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可償還債務。法院稱,在恢復執行中,通過全國法院網絡執行查控系統依法對被執行人財產情況採取了查控和直接調查,未查得被執行人名下擁有存款、不動產、車輛以及證券等可供執行的財產。

  目前,據天眼查風險信息顯示,賈躍亭已身負29條限制高消費令,10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4次被列為被執行人。

  賈躍亭最後的籌碼

  賈躍亭昔日龐大的樂視帝國始崩於“樂視汽車”,自他遠走美國、“生態化反”的顛覆性夢想在鉅額債務前徹底淪為空談後,另一個汽車項目FF卻成了他牌桌上僅剩的籌碼。

  賈躍亭將解決債權人債務的關鍵一環押注在了破產重組的方案上。2019年10月14日,賈躍亭在美國申請個人破產重組,宣佈稱將把全部資產包括所持有的FF(Faraday & Future,法拉第未來)股權通過債權人信託的方式轉讓給債權人,該信託由債權人委員會和信託受託人控制和管理。該方案完成後,賈躍亭將不再持有任何FF股權。

  經過數月的談判協商後,2020年5月份,美國加州破產法院正式通過並批准了該方案,2020年6月26日,該方案正式生效。

  破產重組方案的生效,意味着賈躍亭可以通過債轉股的方式,讓債權人們成為FF的股東。對此,賈躍亭曾提到過,“為了保護所有債權人的利益徹底還債,並加快FF股權融資進程,我主動選擇申請個人破產重組,並將在法院禁令解除後把全部個人資產轉入債權人信託”。賈躍亭自己也意識到,如果不能快速解決債務問題,將會對FF融資目標的達成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2020年7月2日,很少在公眾平台發聲的賈躍亭,在個人公眾號上發表了一篇千字的公開信,宣佈已於6月26日完成個人破產重組。曾在樂視的資本“迷宮”中展示過驚人“財技”的賈會計,憑藉着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倒轉騰挪,最終將自己欠下的債務與FF的成敗緊緊綁定在一起。

  在賈躍亭由創業者轉變為“懷有創業心態的打工人”的三年中,債權人的心態也隨着FF宛若“過山車”的發展軌跡,以及真真假假的融資消息不斷起伏。

  2018年6月,近乎山窮水盡的FF等來了恆大的融資,為了換取對方儘快打款,賈躍亭甚至讓出了自己曾經最為看重的、FF的部分控制權。但僅僅三個月後,雙方就撕破了臉皮,甚至一度鬧到要對簿公堂的地步。

  與恆大決裂後,FF不僅失去了位於廣州南沙的土地,更因資金鍊斷裂問題大規模裁員和迫使員工“停薪留職”,當時有媒體報道稱,如果FF的資金無法堅持到2019年的話,將面臨全面清盤的風險。

  但是這家“神奇”的公司並沒有破產,還於2018年11月召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戰略發佈會。彼時賈躍亭宣佈,來自美國及中東等地的主權基金已成為FF的潛在投資人,並將於2020年正式進行IPO。此外,FF還先後宣佈與電動汽車區塊鏈公司EVAIO和美國投資銀行Stifel進行接觸,談判一筆9億美元的投資。

  2019年3月,FF還宣佈與代理網遊魔獸世界起家的美股上市公司第九城市成立合資公司造車,後者將向合資公司注資6億美元。但與上述融資不了了之一樣,FF與第九城市的合作經過三個月的短暫宣傳後亦戛然而止。為了生存,FF甚至將一塊約5463畝土地報價4000萬美元掛牌出售。

  直到2019年4月才有實質性消息傳來,FF宣佈獲得了美國商業銀行Birch Lake領投的2.25億美元債權及信託融資,其中有1.5億美元的供應商信託,並獲得了供應商支持FF91按計劃生產的承諾。

  同年9月,FF又在2019年度“919 Futurist Day”活動上宣佈繼續推動股權融資,並將在融資成功後9個月內實現FF 91的量產交付、在15個月內實現FF 81的預量產車公開發布,以及在12到15個月實現IPO。

  但之後的整整一年,沒人看到融資的進展,量產和上市更是遙遙無期。關鍵時刻,竟是疫情為FF輸了口血。2020年4月, FF獲得了美國薪酬保障計劃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的916萬美元現金援助,用於發放員工工資和支付辦公租金等費用。

  同時,為了開拓營收途徑,2020年4月,FF宣佈新增B2B業務板塊,對外提供全方位的I.AI解決方案以及電動汽車研發、產品定製和製造資源等領域的解決方案。此前FF也已與美國混合動力公司達成了戰略合作,併為對方提供商用車輛的動力總成。

  2020年10月,FF宣佈獲得來自美國兩大金融機構Birch Lake和ATW Partner共計4500萬美元的債券融資貸款,並稱該筆融資的完成,意味着FF在正式IPO之前獲得了足夠的運營資金,基本度過了短期現金流危機。

  但是,經過幾輪心情的大起大落後,一位被樂視拖欠數百萬元賬款的企業人士告訴AI財經社,“如今已對賈躍亭還債不抱任何期望”。

  FF能否救賈躍亭?

  FF公司曾在致賈躍亭債權人的一封信中明確指出,“只有FF取得巨大的成功,賈躍亭才能實現足額甚至超額還清債務。”

  現在的問題是,FF能否成功,仍是個未知數。

  據外媒報道,FF正考慮通過併購空白支票公司“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的方式登陸納斯達克“借殼上市”,雙方合併後的實體估值約為30億美元,當前FF正通過路演方式力圖完成超4億美金的PIPE融資的目標。

  儘管上述併購細節“可能會改變,談判也存在破裂的可能”,但總算給了債權人們一絲希望。何況,在此之前,已有電動車創業公司通過上述方式成功上市的先例。

  2020年11月,電動車初創企業Canoo便通過與特殊目的收購公司Hennessy Capital Acquisition Corp. IV(HCAC)合併的方式在納斯達克完成上市,並獲得了超過20億美元的估值。巧合的是,Canoo的創始人曾在FF擔任高管,後來因理念分歧與賈躍亭反目。

  事實上,FF91已有多輛“預量產車”下線,儘管這一稱呼在汽車圈內是賈躍亭的獨創,但有汽車行業人士認為,FF91已過了“軟模”階段,只要供應商肯提供各種所需零件的話,便可以實現大規模量產。所以,當前擋在賈躍亭還債之路上的最大障礙還是一個“錢”字。

  然而,即便FF有朝一日真的成功“借殼上市”,但它能否如外界設想的那樣,令賈躍亭徹底翻身還存在着諸多未知因素。

  儘管新能源汽車正在資本市場備受追捧,但這條賽道已存在巨大泡沫,後續勢必會經歷嚴酷的調整期,FF能否來得及吃到紅利尚不可知。何況,鑑於美股已有特斯拉、尼古拉和中國三家新造車等聚焦於不同細分市場的企業的情況下,FF還能為投資者帶來多大的想象空間?

  與此同時,雖然表面上萬事俱備只欠融資,但FF91要實現真正的量產和後續營銷才是賈躍亭重新“崛起”的最大障礙。

  FF91要在何處量產?未來的市場在哪裏?儘管這是一家誕生於美國的公司,並一直宣稱擁有“全球視野”,但綜合現有信息,可以預測FF日後的生產基地的市場都會在中國。

  首先,中國人工和製造成本更低、新能源汽車產業鏈更加完善,最為重要的是新能源市場最富有生機,特斯拉在上海超級工廠生產的國產Model 3和Model Y不僅在中國市場大獲成功,還已出口至歐洲。

  其次,FF也一直在中國市場謀求佈局。2020年12月14日,FF在國內成立法法汽車(珠海)有限公司(簡稱“法法珠海”),註冊資本為25000萬美元,法定代表人為賈晨濤,經營範圍包括新能源汽車整車銷售和汽車租賃等。結合賈躍亭本人和FF之前的宣傳口徑,FF91的量產工作很可能不會在其現有的加州漢福德工廠,而是會在“有重大進展”的中國生產基地進行。

  儘管賈躍亭已不再持有FF的股權,但由雙方的種種動作來看,他仍是這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法法珠海亦與賈躍亭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其法定代表人賈晨濤同時還在樂視生態汽車(浙江)有限公司擔任監事。另有公開信息顯示,該公司的全資控股股東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的董事Wang Jiawei還是賈躍亭的外甥。

  賈躍亭當年正是依靠自己的親戚和山西同鄉作為代理人搭建起了龐大的樂視帝國。當前,樂視一再宣稱賈躍亭仍為公司實際控制人,並表示他在美國申請的個人破產重組方案不適用於國內樂視債權人。所以,FF在中國的生產基地最終能否落地勢必還會面臨着大量法律和債務問題。

  此外,FF91聚焦的是豪華車市場,此前有分析認為其單車售價將高達120萬元,高企的成本對其量產所需的資金也會是十分嚴峻的考驗,此前家電製造業巨頭戴森便因成本問題而不得不暫時放棄造車,FF要在資本市場融到多少錢才能獲得比戴森更大的底氣?

  即便FF91真的能夠量產上市,後續的品牌和銷售依舊是十分嚴峻的考驗。對於汽車行業而言,只有銷量提升才能形成規模效應,並最終降低成本和實現盈利。賈躍亭可以剝離自己與FF的股權關聯,卻無法抹除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身上的“賈躍亭”標籤,在他個人信譽已經完全破產的情況下,消費者會為一個“老賴”買單嗎?

  如果不能迅速通過車輛銷售實現自我造血,FF下一款量產車FF81龐大的研發製造成本又要從何而來?更加重要的是,對於任何一家車企而言,前期都要經歷一段堪比地獄的“產能爬坡”。可以想見的是,並無多少餘量儲備的FF將會比特斯拉在Mdoel 3量產時面臨的境況更加嚴峻。

  當時馬斯克認為自己距離破產“最短時只有一個月”,問題是,賈躍亭還有再次進行個人破產重組的機會嗎?